1. 專業的品牌商品交易市場
                  促進天津空港經濟交易發展
                  新聞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財經資訊
                  劉世錦:中國經濟還未觸底 明年年中還有下行壓力
                  本文來源于:網易財經  發布時間:2016-12-27  
                        網易財經12月27日訊  2016年行將結束,今年的宏觀經濟發展一直被人們所熱議,從GDP增長目標到樓市全面調控,從人民幣匯率波動到營改增的稅收改革,民生問題再度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對此,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接受了網易財經旗下易金經直播平臺的專訪,深度解讀2016年的宏觀經濟發展。
                        劉世錦指出,現在中國經濟還沒有觸底。他表示,“觸底不會一次就看得很清楚,可能需要一個反復,需要多次驗證,比如說過一段時間,我們的一個基本判斷是如果房地產投資減速,減速以后它對其它行業也會有影響,估計在明年年中左右經濟還會有往下走的壓力,不過我們估計幅度可能不會太大,但壓力肯定是存在的,我們需要觀察在往下走的時候這個點是不是比上一個低點更低,如果更低的話那不排除它進一步往下走的可能性,如果它基本持平甚至還略高一點,那我們就可以關注它是不是在走出一個新的平臺!
                        在談及人民幣匯率貶值預期的問題時,劉世錦指出,美國經濟沒那么強,中國經濟沒那么差,從經濟基本面上來講,其實并不支持人民幣大幅度貶值,特別是相對于美元來講大幅度貶值的基礎。而且如果從結構調整,特別是供給側改革能有一個實質性推進,從中期、長期來講,人民幣其實還有升值的潛力。但現在主要是有些預期可能在人民幣貶值過程中會發揮比較大的作用,這個需要時間來消化,也不要太著急。
                        以下為采訪實錄:
                        劉世錦:我們也不說價格信號有沒有一些扭曲或是放大的并不真實的信號,但我覺得市場信號總體來講還是最值得關注和尊重的。
                        從這個角度來講,我想從一個大的角度來看,因為我們現在講的是2016年,其實我更關注的是整個經濟轉型的過程,過去六年中國經濟是回落態勢,我們的解釋是由高速增長(10%左右的平臺)轉向了中速增長的平臺,是這樣一個轉換期,我的觀點是現在已經非常接近底部。
                        剛才講去產能、去庫存實際上都是從這樣一個轉型再平衡的角度來看,供給側調整到位的表現。
                        網易財經:您剛剛提到供給側逐步到位的表現,現在是接近底部的狀態,我知道您之前也提到過我們還沒有到底部,只是接近底部,這樣的指標您也提出過,從需求側和供給側兩方面分析這個事情,如果從需求側,它的出口、投資甚至房地產,這些有沒有準確的區間或標準,我們認定它今年到底、認定它明年到底,甚至后年到底,有沒有一個區間范圍讓我們判定什么時候是底部,什么時候是“L”型走穩了?
                        劉世錦:從需求側來看,由于我們過去很多年的高增長都是由高投資帶動的,出口、基礎設施建設、房地產,出口現在應該說已經觸底了,我就不展開說了,本來今年想看能不能恢復正增長,現在看來總體來說還是負增長。
                        基礎設施建設占整個投資比重最高點是在2010年左右,最近一些年總體有回調態勢,但它波動幅度比較大,因為它是政府穩定增長的主要工具,所以它很大程度上是政府穩增長的節奏和政策有比較強的相關性。
                        再就是房地產,經過多年高速增長以后在2014年又出現了一個拐點,當時有不同看法,有些人認為就是短期回調,但我們認為它就是歷史性拐點,因為多處房地產,70%的城鎮居民住宅的歷史需求峰值是1200萬到1300套住房,這個峰值達到以后對整個房地產投資,從它的總量上和增長速度上,它逐步是持平并逐步回落的態勢,這是一個正常的發展。
                        其實你會看到,在去年,2015年9月份的時候,房地產投資當月同比已經逐漸回落,但今年供應突變,一線城市房價飆升,帶動了房地產投資的回升,但我們認為這可能還是一段時間的現象,并沒有改變剛才我講的大的判斷,房地產投資需求已經出現了歷史需求峰值,這個判斷我認為還是有效的。所以我們估計在今后一段時間,比如半年或者再長一段時間,房地產投資會逐步下來,會進入一種常態。
                        常態是什么呢?就是低速增長、零增長甚至負增長,如果到了這個狀態,可以認為房地產基本就調整到位了。
                        這樣的話,我剛才講的“三大需求”,我簡稱“三只靴子”,應該說都會觸底。
                        網易財經:這是您對觸底的判斷。
                        劉世錦:是。所以我們現在就看房地產投資的增長速度,如果房地產投資到一種常態,我剛才講的,那基本上低速增長,甚至零增長、負增長。房地產投資到位,整個投資總體上也調整到位,從需求側來看也是調整到位,就是觸底了。
                        供給側我剛才講了,有兩個重要指標,一個就是工業品出廠價格,經歷了54個月的負增長,今年9月份由負轉正。工業企業利潤現在也恢復了正增長,這兩個指標也顯示了供給端的調整。所以我們大的判斷在2017年或者稍微長一點的時間,也就是我們講的今后一兩年有很大概率經濟觸底。
                        但我想說,觸底不會一次就看得很清楚,可能需要一個反復,需要多次驗證,比如說過一段時間,我們的一個基本判斷是如果房地產投資減速,減速以后它對其它行業也會有影響,估計在明年年中左右經濟還會有往下走的壓力,不過我們估計幅度可能不會太大,但壓力肯定是存在的,我們需要觀察在往下走的時候這個點是不是比上一個低點更低,如果更低的話那不排除它進一步往下走的可能性,如果它基本持平甚至還略高一點,那我們就可以關注它是不是在走出一個新的平臺。
                        在這個新的平臺上,它也會有一些小的波動,我稱之為大L型+小W型。
                        網易財經:大L型您是認可的。
                        劉世錦:它要走出下面這條“邊”,也就是中速增長的平臺,這個過程中也會有小波動,但這個波動是在一個新的平臺上波動的,不會再繼續往下走,所以我們講L型,所謂觸底,一個準確含義并不是有些人期待的一觸底就反彈,溫柔一點叫“U”型反彈,粗暴一點叫“V”型反彈,上7%甚至8%,最近我看也有這種預測,說明年中國經濟增速會不會上7%,有這種預測的不多,但也有,實際上是反映了一種期待,對于觸底的理解,認為觸底以后就會反彈了。
                        但我想說,所謂觸底不是在一個相同平臺上,有個回落以后觸底然后反彈上來,不是這個情況,它是由10%作業的高速增長平臺轉向中速增長的平臺,它是一個平臺切換的過程,實際上進入到了一個新的增長平臺,所以它是不會有太大反彈的。
                        相反,我們強調觸底的準確含義就是它不再下降,它穩住了,在新的平臺上逐步穩住,會有一些小的波動,所以我們明年就是要觀察,是不是會出現新的平臺上的小波動,如果小的波動能夠走上幾次,那這個新平臺就會起來。
                        也有一種觀點,有人認為觸底以后可能還穩不住,還得往下滑,但根據我們的研究,觸底以后就是找到了一個新的均衡點,這個均衡點能夠持續一段時間,根據國際經驗,比如日本的經驗,5年、10年甚至更長一段時間,是有可能持續的。
                        網易財經:將會成為一個新的平臺。
                        劉世錦:所以我們講經濟發展的新常態,這才是一個典型意義上的新常態。
                        網易財經:您剛剛也說了,L型底部是L型這一橫比較寬,在寬的底部會有W型的上下波動,但您預計明年中期可能會有向下沖擊的壓力。
                        劉世錦:往下沖擊,這時候我們需要觀察,還要再看,L型的下面中速增長的平臺現在是不是逐步出現了,明年年中我覺得是可以觀察的,看能不能得到一次驗證。
                        網易財經:您剛才說雖然聲音不多,但依然有人預測GDP增長7%以上,馬上就2017年了,今年有可能是6.7%左右的增長了,您認定明年的增長在哪個區間可能性比較大呢?
                        劉世錦:從我本人來講,我對這種預測不是很感興趣,另外現在都不是多出一個百分點,0.1%或0.2%個百分點,高一點低一點,這不是很有意義,需要觀察,總的來講,我剛才強調的是平臺,這是具有實質意義的。
                        另外中央已經多次強調我們不能再搞GDP指標了,也調整過思路,GDP不是優先的、前置性的指標,先定GDP是多少,再安排其它工作,順序是要調過來的。
                        實際上我們特別強調的經濟應該有一個好的狀態,中國經濟這么多年“轉型再平衡”,就是由高速增長轉向未來新的平臺,我認為就是中速增長平臺在轉型過程這種段時間我們的速度可以說是中高速,如果將來走穩以后新的平臺出來,我以為就是一個中速增長平臺,但我認為速度是結果,更重要的是要考慮這種狀態。
                        我曾經提過“六可”指標:就業可充分、企業可盈利、財政可增收、風險可控制、居民收入可增長、資源環境可持續。
                        網易財經:觀察這六個指標。
                        劉世錦:我認為這還是有效的。如果這六個指標都很好,或者處在一個合理區間,那么和它對應的速度是多少,就是一個合理的、正常的、可持續的速度,它是一個結果。我們的思維方式上需要做一個轉換,把增長速度作為優先的、前置性的指標,實際上我們是要追求一個好的狀態,速度就變成了一個結果性的指標。如果這個狀態很好,和它對應的速度是多少就是多少,是相匹配的,這樣它才是一個好的、可持續的速度,否則如果目前階段達不到某個速度,一定要搞速度指標,強行為了實現這個速度指標做一些實行,最后好的狀態可能就被破壞了,或者它不會出現,或者是我剛才講的那六個方面的指標,有一些一定是會變差的。比如風險可控制,你能控制嗎?控制不了,為了把速度搞得很高就要搞投資,現在杠桿率已經很高了,你再繼續搞投資,就要加大杠桿率,加大融資力度,實際上是在擴大風險,一旦守不住底線,最后經濟是要出大問題的,速度將來可能就是大起大落了。
                  網易財經:實際上應該是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相匹配的狀態。
                        劉世錦:所以剛才我講的是核心觀點,以后經濟還是要強調一個好的狀態,速度要由優先的、前置性指標轉變成事后被決定的指標。
                        網易財經:您剛剛提到未來中速狀態其實是更穩定、甚至反而對經濟形成新平臺后持續發展(動力的狀態),這兩年提得比較多的“中等收入陷阱”,我知道您之前也說過,中國不會走向拉美國家的中等收入陷阱,比如我們真正進入到中速平臺發展以后,我們相對面臨的哪些問題會體現出來,或者我們是否需要克服中等收入陷阱的障礙?
                        劉世錦:中等收入陷阱最初是世行提的概念,最近我看到有人對“中等收入陷阱”這個提法到底是不是準確提出了不同看法。
                        我就說,按照世行的定義來講,中國不大可能落入拉美式的中等收入陷阱,有一組數據可以看,有一個指標叫做購買力平價,美國有個有名的經濟學家麥迪森,用他的一套統計方法,那個數據叫所謂國際PPP,中國和日本、韓國、中國臺灣、香港、新加坡,和亞洲這些追趕型經濟體,它們增長都有一個規律,經過二三十年高速增長以后當人均GDP達到11000國際元的時候,剛才我講的購買力平價的指標,才開始回落。
                        但是拉美那些國家,包括巴西、阿根廷,他們基本沒有超過7000國際元,大概都是在6000國際元,或者更低水平上就開始回落了。
                        我的意思是什么呢?中國現在已經超過11000國際元了,中國將來可能還會落入其它陷阱,會遇到其它問題,但它不大可能落入拉美式的中等收入陷阱,因為它是在7000國際元以前出的問題,現在我們已經10000國際元了。
                        當然不是說我們現在沒問題,我們面臨的問題挑戰還是很多的,可能從短期來講,現在我們還是要特別注重控風險,底線還是要守住,發展基礎要打牢。從中長期來講,關鍵我們還是要轉型升級,特別是增長創新驅動的比重,使它發揮更大的作用。
                        一個核心問題就是要提高全要素生產率,這是核心問題,如果你的要素生產率是在逐步提升的,達到大家比較滿意的水平,我們的中速增長平臺才能走得穩、走得好、走出效率。
                        關于中速增長平臺,最近我看到有些人有悲觀的看法,他們說中國經濟今后相當長一旦時間還會處在L型的低迷狀態,有這種說法,言下之意,這個狀態不是好的狀態,或者他認為,如果中國經濟緩過勁兒變好了,就不會是L型,這個看法都是不對的,L型下面這條邊是我們講的中速增長新的平臺,它是正常的,實際上是典型意義上中國經濟發展的新常態。
                        但這個平臺要走得好,最關鍵是要解決提升全要素生產率的問題,這個問題解決得好,我們能夠保持五年、十年甚至更長一段時間,日本實際上在這個平臺上走了二十年,日本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增長很快,1972年左右下了一個臺階,達到11000國際元,然后70年代、80年代,20年時間日本經濟基本是4%到5%的增長速度,中速增長平臺。
                        韓國現在正在經歷這樣一個中速增長平臺,大體上它是5%到6%的增長,中國進入中速增長平臺以后,將來保持5%到6%的增長速度是有可能的,因為我們國家比較大,經濟回旋余地比較大,互補性比較強。比如看到我們有些地方的經濟可能遇到比較大的困難,最近東北經濟遇到的困難比較多,增長速度現在也是負增長,但是你會看到東南沿海地區增長還是不錯的,包括內地有些地方轉型升級。
                        不同地區之間有一個對沖效應,這是中國作為一個大國很重要的優勢,放在其他國家,它的經濟體量只相當于我們一個省的體量,甚至相當于我們一個市的體量,它出了問題,整個國家就出問題了,它沒有回旋余地或對沖余地。
                        中國經濟總體上就是,可能我們某些地區、某些行業會遇到相當大的困難或風險,但它有比較大的對稱或內部互相吸收的能力,所以中國經濟總體上來講會在中速增長圈保持一個5%到6%的增長速度相當長一段時間,應該說還是有可能的。
                        網易財經:接下來得跟您聊聊一個大事兒,關于稅的問題,大家都知道之前營改增是整個大事,不管是企業經營還是社會都非常關注,您之前提過中國相比國外很多國家,稅負還是相對較多,是有區別的,這個區別主要存在于哪些大的方面,您能給大家講講嗎?整體上我們的稅負結構,相對于國外一些發達國家或發展中國家,我們的稅負上是不是存在一些相對國外一些國家有優勢的地方?
                        劉世錦:稅這個問題相當復雜,總的來講中國現在的稅負結構應該還是以間接稅為主,發達國家是以直接稅為主,我們將來也要實現這樣的走向。最近減稅呼聲比較高,我們在有些方面應該說稅負還是比較高的,也有減稅的必要性。
                        但是我以前也談過一個觀點,減稅這個問題不同國家、不同發達國家還是要從實際出發,中國現在經濟減速,我們的稅收應該說還算可以,但在有些地方,比如我剛才講到的,有些經濟增長速度比較低,遇到了較大困難,它的稅收、財政收入下降幅度更大,但支出是剛性的,特別是其中相當一部分,關于保證民生的支出,一分錢都不能少,有些甚至還要增加。
                        所以從整個國家來講,還是要從大的收支平衡的角度來看減的空間有多大,把一種呼聲、一種壓力和一種可行性,或者說我們短期能做什么,中期能做什么,(把這些因素)結合起來看。
                        網易財經:剛才您說有些支出是剛性的,不能少,涉及到民生。但總體來說有營改增和下降趨勢之下,財政赤字的壓力明年會不會進一步加大?我們知道今年調到3%了,大家可能也比較關注這次的調整,明年年初定調的財政赤字壓力,您認為會不會有可能繼續上調呢?
                        劉世錦:應該說在今年“兩會”以后,一些數據是公布了。但我個人感覺到,在我們這樣的轉型期,財政政策應該更加積極有效,這是沒問題的但我們的財政赤字再往上抬,空間也不一定那么大。不要說搞財政赤字是為了實現某一個增長的目標,為了保GDP的增長目標再去把財政赤字搞大,這個剛才道理已經講了,可能有些地方副作用也是比較大。所以現在財政支出還是要和供給側改革緊密結合,主要用于補短板的地方,而不是為了達到某個增長的目標,作為一種宏觀刺激的手段在那兒用,這可能是一個重要的觀察問題的視角。
                        網易財經:盡量不把它調整成硬性指標,而是相匹配的就比較合適。
                        劉世錦:對。
                        網易財經:剛剛提到稅負,大家關心得比較多,但這一年還有一個繞不開的匯率問題,從去年618匯改之后一直都是熱點,現在大家從市場上看到的反應是貶值幅度比較大,其實也是美元相對走強的趨勢,會不會也出現相對穩定的區間,在這波貶值之后,還是說后面有怎樣的趨勢?您對這方面有什么看法?
                        劉世錦:最近匯率人民幣貶值的壓力確實比較大,這里面有幾個方面的因素:
                        1、美元的主動升值,包括人民幣在內的其它貨幣對美元都有所貶值。所以你要觀察美元的升值是不是具有可持續性,這個問題也是需要考慮的。
                        2、從經濟的基本面來講,我個人的觀點,人民幣其實并不存在大幅度貶值的基礎。最近網上有句話“人無貶基”,縮寫,你們老說人民幣沒有大幅度貶值的基礎,但人民幣不是一直在貶值嗎?應該說這段時間人民幣是有所貶值的,但主要是針對美元的,如果是對一籃子貨幣的話,基本是穩定的。
                        3、我們現在的貶值離所謂大幅貶值還有很大的距離,你看國際上有些貨幣,貶的不是3%,5%,而是30%,50%,人民幣是不可能出現那種貶值的。
                        4、從基本面上來說,美國經濟最近走得比較強,特別特朗普公布了一些未來有可能要做的事情,一些政策變量,也使大家對美國經濟走強預期,美聯儲加了一次息,明年有可能還加兩到三次,倒是有這個預期,但很多人擔心美國經濟是不是有那么強,往上加息對美國經濟會有另外一種制約因素,這個問題可能也需要考量。
                        其實美國經濟,從它內在增長動力來講,也沒有那么強,比如所謂創新,這些東西對美國經濟GDP的增長能產生多大帶動作用,現在還看不出來。
                        另外他們明年要搞基礎設施建設、搞減稅,對美國經濟可能會有一定刺激,但到底能到什么程度,可能還需要觀察,未必像現在有些人估計得那么樂觀。這是一個方面。
                        另外一方面,中國經濟過去六年指標一直在回調,下行壓力比較大,這樣容易產生悲觀預期,但我剛才講了,中國經濟這一兩年會逐步走穩,我們會觸底,然后進入一個中速增長的平臺,也就是中國經濟逐步走穩了。
                        所以我還是想說一句話,美國經濟沒那么強,中國經濟沒那么差,從經濟基本面上來講,其實并不支持人民幣大幅度貶值,特別是相對于美元來講大幅度貶值的基礎。這個結論我覺得還是有效的。
                        而且如果我們結構調整,特別是供給側改革能有一個實質性推進,從中期、長期來講,人民幣其實還有升值的潛力。但現在主要是有些預期可能在人民幣貶值過程中會發揮比較大的作用,這個我需要時間來消化,我們也不要太著急。
                        我預期現在也是一項重要任務,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講“穩中求進”,首先是要穩預期,穩預期強調我們要堅持基本經濟制度,要加強對產權制度的保護,要穩定企業家,特別是民營企業家的預期和信心。我覺得這個工作還是很重要的,穩預期這方面能有一個進展的話,對人民幣匯率也是會有幫助的。
                        網易財經:您剛才提到了美國經濟狀況、世界經濟,最后提到了穩預期的情況,因為今年一年有個貫穿世界經濟的熱點,“黑天鵝事件”,包括英國脫歐,意大利公投、美國大選,其實都形成了一種不穩定因素,展望明年,不穩定預期因素相對還會較多、繼續增長,還是現在難以估計到明年會有哪些不穩定因素打亂世界經濟的秩序?
                        劉世錦:去年的“黑天鵝”比較多,一只飛起來了另一只又飛起來了,甚至有人講現在是一群“黑天鵝”。這種現象我覺得在明年還會延續,到明年大家可能認為它就不是“黑天鵝”了,而是“白天鵝”,因為已經習以為常了。
                        現在最大的不確定性就是特朗普上臺以后會干什么,現在我們看到很多會議、很多場合中人們都在猜特朗普會干什么,這是一個方面。再一個就是歐洲,除了英國之外其它一些國家,政治結構也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
                        這里面我想說一句,其實這些變化表明了不論美國也好、歐洲也好,它們的經濟結構、社會結構其實已經發生了很多變化,“黑天鵝”從它出生、長大到飛起來,它都是符合生物學規律的,這一點上沒什么不一樣,只是人們過去把它能夠飛起來的反映社會基礎的很多現象忽略了,但現在它飛起來,你就不能不重視,這當中包括全球化。
                        總體上來講,(全球化)給全世界人民、給各個國家都帶來了好處,但這個好處分配不均。再一個,國家內部對不同階層、不同地區、不同產業的影響力不一樣,那些得到好處相對比較少的人,他們的反應可能會更加劇烈,包括現在的技術革命,我們強調市場要起決定性作用,在有些市場國家,當結構發生比較大的變化以后,怎么解決再就業的問題,怎么解決職業培訓和轉換的問題,怎么加強社會保障體系的建設,利益關系的調整這個問題如果解決不好,整個社會是不穩定的,它會以某種方式把能量釋放出來,有些國家的政治家們看到了這一點,他在利用這個機會,他認為是一些機會。
                        所以我想說,今年的“黑天鵝”到明年就變成“白天鵝”了,為什么呢?實際上它反映了另外一種狀態,或者一種發展趨勢,或者說社會發展的一種規律,我們從更寬泛的層面、更深更長遠的視角來觀察是會發現的。
                        網易財經:謝謝劉老師,今天我們主要就是聊宏觀經濟這些問題,希望下次有機會一起再來談其它問題。
                        劉世錦:好。


                  上一條:人民幣貶值壓力仍存 “管預期”助匯率走穩[ 2016-12-26 ]
                  下一條:央行研究局局長:以改為主是化解金融風險根本途徑[ 2016-12-28 ]

                  亚洲人成无码网www电影榴莲_久久九九久精品国产88_无码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免费式影视_久久久久久精品人妻免费网站不卡